聚焦前沿问题 探讨行业热点

浏览次数:167 发布日期:2019-03-21


  《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施行后,付费搜索广告监管存在哪些难点?国外对付费搜索广告的监管有哪些值得借鉴的思路?
  随着互联网广告发展,付费搜索广告出现了哪些新动向?
  对付费搜索广告的研究,除法律层面外,还应从哪些层面开展,以更好地促进行业发展与监管?
  ……
  3月19日下午,在位于北京学院南路的中央财经大学学术讲堂606会议室内,一场围绕付费搜索广告的学术沙龙活动正在热烈举行。来自高校、国内知名互联网企业、行业协会、基层市场监管部门的专家及专业人士围绕付费搜索广告及互联网广告监管等相关问题展开讨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是中央财经大学市场监管法律研究中心(以下称中心)举办的第五期沙龙。前四期沙龙分别在北京、浙江杭州、上海、陕西西安等地举办,关注的都是广告监管行业的前沿热点问题,包括信息流广告、广告网络监测、化妆品广告和医疗广告等,受到参与者一致好评,产生了良好反响。
  沙龙主持人中央财经大学刘双舟老师表示,本期沙龙之所以选择付费搜索广告作为主题,基于他在研究中发现的一些趋势。他介绍说,30余年来,我国的广告市场一直呈快速增长态势,与2017年相比,2018年增长率达15.87%,增速明显提高。近20年,违法广告案件数量整体呈下降趋势,我国广告市场的法治状况持续改善。尤其是在广告市场规模急剧膨胀、广告业务量持续上升的大背景下,违法案件数量整体呈下降趋势,说明我国广告监管执法成效非常显著。”刘双舟说。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新《广告法》和2016年《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称《暂行办法》)施行后,违法案件数量又呈现上升趋势。中心对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违法广告案件数量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互联网广告爆炸式发展,监管执法力度加大,广告监测等执法手段丰富等。《暂行办法》将原来不属于广告的活动如付费搜索结果纳入广告监管范围,也是违法案件数量增多的原因之一。
  刘双舟指出,在互联网广告的4种类型中,电商广告和付费搜索广告是两大主要类型。《暂行办法》在规范互联网广告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与互联网广告日新月异的发展相比,仍存在诸多不足,例如对移动互联网迅猛发展的趋势把握不够精准等,影响了互联网广告监管成效。他表示,尽管《暂行办法》将付费搜索结果定性为广告,但并未制定监管办法。随着移动互联网崛起,大量搜索广告不仅在传统的搜索引擎如百度、搜狗上出现,还出现众多非核心搜索广告。“只要有流量,就有搜索广告。”因此,对付费搜索广告的研究与监管需要与时俱进。
  刘双舟提出,结合目前付费搜索广告研究现状,今后将对付费搜索广告进行体系化、多学科探索,从网络付费搜索的经济学分析、付费搜索与互联网技术运用、付费搜索服务民商经济法调整、付费搜索服务行政法规制、搜索服务与商业广告模式、搜索服务与行业发展(互联网行业、广告行业)、付费搜索模式中外比较研究、付费搜索模式与物联网研究等角度展开深入研究。
  与会嘉宾一致认为,在互联网广告尤其是移动端广告不断发展,新问题、新动态不断出现的形势下,对付费搜索广告开展多层次的体系化研究很有必要。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2019年立法计划中,《暂行办法》修订已列入第二类项目。嘉宾也结合《暂行办法》修订谈了各自的看法。有的嘉宾认为,目前付费搜索广告存在发布量太多、个人信息泄露、违法广告规避监管等问题,需要从法律规制、行业自律角度等多角度治理;应了解社会公众对付费搜索广告的看法,为立法打下扎实基础。有的嘉宾指出,目前付费搜索广告在监管实践中,存在管辖界定不明等问题,不仅增加了监管部门的执法成本,也给平台带来诸多困扰,希望在修订《暂行办法》时进一步明确管辖权,提升监管效率。对于执法实践中存在的互联网领域信息与广告界定不明的问题,嘉宾一致表示,希望能尽快明确,便于企业合规审查及基层执法机关操作。
  近年来,不少互联网平台积极配合监管部门,强化自律,在互联网广告多元共治领域作出众多有益探索。来自平台的嘉宾均表示,自律是出于企业对自身声誉的爱惜,今后将继续采取措施推动行业合规。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为8.29亿人,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8.17亿人。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预测,预计2020年移动广告占比将超过80%。与会嘉宾认为,对互联网广告进行监管,要关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以及视频软广告等新形式广告日益增多的趋势,在修订法律时做好顶层设计,从发展的角度做好监管工作,实现推动行业发展、规范市场秩序、维护消费者权益的目标。

□本报记者 李 春